您的位置: 建德信息网 > 时尚

至尊战仙 第二百二十四章 阴兵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0:48

至尊战仙 第二百二十四章 阴兵

这到底是人是鬼?

杨波瞬时心里发毛了,因为那抓住他胳膊的未知物极似人的手掌,但接触之处却是一片冰凉,并且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死气。+,

“管他是人是鬼,先打了再説!”在这逃离不得而心中危机感又陡然升起的时刻,杨波瞬间内心产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显然,之前一年多地狱般的磨练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

呼!

瞬间,一股劲风荡起,右胳膊被抓动弹不得,杨波左臂弯曲,使出吃奶的力气,仓促之间,一肘向后砸了出去。

虽是简简单单的一肘,但威势却是不容小觑。

须知,杨波的肉身已然到达超越仙兽肉身的第二层次,在外界年轻一代已知的天才中,位列第一,无人可与其比肩。

此时一肘挥出,目标距离虽短,但仍是劲风浩荡,空间都在隆隆作响,威势惊人。

他这一肘,用上了全身的力道,像是十万大山一般压了过去,即便是一些大宗派的天才弟子被砸中,也会全身散架,浑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完好。

然而,下一瞬,杨波的铜铃大眼却是陡然立了起来,震惊到无以复加。

他明明察觉到背后有一未知存在紧靠着自己的身体,然而此时他一肘挥出,却像是打在了空气之中一般,丝毫不着力道。

他能够感觉到自始至终背后那存在都没有动过一丝一毫,但却仍是打在了空处。

这一幕令杨波内心惊疑交加,然而他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了。

砰!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并且伴随着杨波的一声惨叫声。

在他一肘打在空处的下一瞬,他的屁股上骤然传来一股锥心的剧痛,像是有一柄大铁锤砸在了他的屁股上,令他感觉自己的尾椎骨都像是要断裂了一般。

随即,他的身躯便向前飞了出去,而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林天与林鹿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若是平时,他们一定会笑出声来。

杨波对背后一无所知,不过他们却是清晰地看到了杨波背后的存在。

那是一条灰色身影,即便是清晰地呈现在他们眼前,他们也只能看到一条灰色身影。这种灰色,与这死域之中无处不在的死气别无二致,不过颜色却是深了一diǎn。若非如此,恐怕他们根本看不到对方的存在。

这条灰色身影,形体与人类极其相似,不过在其面庞之上,却只能看到两道似鬼火般的眼眸的存在。

它浑身上下流淌着死亡的气息,像是由死气凝聚而成一般,遍体阴森森,可怖无比。

然而其做出的动作却是颇为滑稽,方才正是它抬腿,一膝盖dǐng在了杨波的屁股上,将其dǐng飞了出去。

这一幕看起来很是滑稽,不过在这种时刻,林天与林鹿却是丝毫也笑不出来,再笑杨波就真的危险了。

瞬息之间,林天身形闪动,宛若离弦的箭矢一般,向着那道灰色身影射了过去。方才那一切皆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时间上

至尊战仙  第二百二十四章 阴兵

,林天根本来不及。

被灰色身影一膝盖撂翻在地,杨波顿时直感觉浑身像是快要散架一般,一张大痞子脸之上满是狰狞之色,直痛得呲牙咧嘴,尤其是他的屁股上,像是被火烧了一般,一阵锥心的疼痛。

并且,似乎还有一股可怕的力量侵入其体内,在摧毁着他的生机。

顿时,他体内仙海中的狂云仙力疯狂运转,方才化解了那股可怕的力量。

然而刚刚化解,他心中的危机感却是陡然变得更盛,直令其感觉像是来到了鬼门关前似的,浑身冰凉。

他立时回转过身,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杨波立时仙魂剧震,差diǎn被吓得魂飞魄散。

单是那可怖的浑身散发着死气的灰色身影便是够杨波喝一壶了,然而比这更为恐怖地是,那道灰色身影竟然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

并且,正抬起脚准备向着他一脚踏下。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灰色身影抬起的右脚正好巧不巧地落在了杨波命根的正上方。

虽然杨波肉身超凡脱俗,到达第二层次,但是自方才对方发出的那一击来看,若是这一脚落下,恐怕他将后悔终生。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説,简直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情。

但是,杨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想象中的那一幕的发生,而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一瞬,杨波已经闭上了眼睛。第一次,杨波有了真正想死亡的心。

砰!

一声响动传出,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一般,直令人心碎。

然而,杨波却发现似乎想象中的一幕并未到来,那种无法形容的剧痛他并未感受到,“难道我已经死了?”

杨波睁开了铜铃大眼,呈现在其眼前的是一张熟悉的清秀的面庞,先前那道恐怖的灰色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小天子,你怎么也死了?”杨波露出一脸的茫然之色,满是不解。与此同时,他在打量着这个他认为的陌生的地狱世界。

“嗯?”杨波顿时更加茫然了,因为他看到了后方的俊美少年林鹿,并且,他感觉此处的环境极其地熟悉,正是他在‘死’之前经历过的最后一处地方,那个古城中的破庙。

“难道……”即便杨波神经再大条,也是察觉出了异常,似乎事实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

“什么死了,那个鬼东西被我干掉了。”林天一脸笑意地看着杨波,此刻危机消除,林天顿时有些忍不住了,那条灰色身影的两次攻击太过另类了,一次是针对杨波的屁股,一次竟然是针对其命根。

林天的话语顿时使得杨波确信了心中的猜测。

“啊,我的妈妈呀,吓死波哥我了……”自死亡线上回来,杨波顿时大声嚎哭了起来,声音凄惨无比,宛若杀猪一般。

想起方才那一瞬间,他仍旧是惊魂甫定,感觉像是噩梦一般,挥之不去。那可怖的一幕,简直是比地狱还要更加恐怖,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经历过的最为可怕的一幕。

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有了想死的心。

他想站起身来,却猛然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像是虚脱了一般。由此足可见杨波内心的恐惧程度,被吓到近乎虚脱。

“那天杀的鬼东西,真是卑鄙,下流,无耻,阴险……”

顿时,杨波又是一阵破口大骂,直到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才恢复了些许的力气。

见此一幕,林天也是不知该説什么好,不知是杨波的运气不好,还是那道灰色身影确实太过下流。不过,他明白杨波的德行,骂一阵就好了。

立于后方的林鹿看见这一幕,生性胆小的他在这一刻也是突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他突然觉得人类的世界确实有diǎn意思。

果然,杨波在骂了好一阵后,终于解了一部分气,随即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向着林天问出了正题:“小天子,那条灰色身影到底是个什么鬼?你是怎么打死他的?我怎么打不到?”

杨波眉宇间充满了疑惑,向着林天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方才正是他认为必中的一击竟然落空,才导致了那最后的尴尬局面。

林鹿也立时凑了上来,他的心中也有着疑惑。方才杨波一肘打在对方身上落空,然而林天一拳打在对方的头颅上,却是将其直接打成一团虚无,消失不见。

这令他很是疑惑。为何同样的攻击,产生的效果却是截然不同。

“它确实是鬼,不过,它还有着另外一个名字,阴兵!”林天向着杨波道,面色格外凝重,“阴兵是在死气极度浓郁的地方才会形成的,它是由无尽的死气结合残魂历经一定的时间所形成。”

林天向着二人解释道,这些东西是老族长很早之前便灌入其脑海之中的。

“阴兵实质上便是由气凝聚而成,所以以肉身的力量打在其身上便会像是打在空气之上一般,丝毫不着力道,必须以仙力对抗,才能将其击毙。”

“方才的阴兵不算什么,但若是大意了,也会很是危险。”

“哦,原来如此,想不到真碰到鬼了。”杨波瞬时明白了过来,“阴兵!”

杨波口中咀嚼着这两个字,然而片刻后,他的铜铃大眼陡然间亮了起来,“残魂,阴兵中有着残魂的存在,这大阵中怎么会有残魂的存在?”

杨波终于察觉到了不同寻常,这也正是林天表情无比凝重的原因。

先前,自进入这座破庙后,根据种种异常,古城,破庙,断裂的青铜战戈等等,他便很是怀疑这大阵中有着活人的存在。此时,这阴兵的出现再次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

这一刻,林天心中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大阵中绝对有活人了。

“难道这大阵中还有着活人的存在?”杨波的眼眸瞪得滚圆,难以置信,“怎么可能,都至少一万年了。”

仍是与之前同样的话语,但自其声音中可听出,他已经有些相信这不可思议的猜测了。

林天向着杨波diǎn了diǎn头,虽然他不知晓一万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却可以肯定这阵中必有活人的存在。

丽水性病医院费用
丽水性病医院哪家好
丽水性病医院排名
丽水治疗性病的医院
丽水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