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德信息网 > 娱乐

末代皇后婉容故居宅院遭改造大半已出租圖

发布时间:2019-11-09 07:20:14

末代皇后婉容故居宅院遭改造 大半已出租(图)

房管部门为防止故居塌陷,在门前支起木架

婉容婚前住所内,地板已严重破损

“书画大师”为游客题诗

观察动机

帽儿胡同37号院,因为婉容这位末代皇后曾居住于此,所以这座看上去已经破败不堪的老宅子越发显得神秘近日根据一位热心读者提供的线索,竟发现这个四进院落、标称市级文保单位的老宅子里竟冒出了一座收费的“博物馆”,与此相应的,是这蛛丝绕梁、残砖断瓦的老宅“剪不断、理还乱”的产权关系,业内人士称,婉容故居的处境,不失为本市很多文物保护单位的尴尬样本

现场

老宅院大半已出租 大师卖字自称价值千万

进了东城区帽儿胡同,50米开外路北就是37号院婉容故居砖墙上两块石碑显示出该院是北京市文物局立于1984年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推开院门,原本的四进院落格局由于租户的改造已经面目全非,一进院院中几户人家紧锁大门,门前随意丢弃着铁桶等杂物

“参观婉容故居吗跟我来,10块钱一位”正当北青报在院中细看之际,约有三五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号称是“导游”的人,冲着迎面吆喝北青报随着这几个人来到一进院垂花门旁,右手边原本的走廊被用类似铝合金的建材改造成了不过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房间”四周贴满婉容旧照,在“导游”的嘴里,这就是“婉容博物馆”,这些络上搜索即见的照片被“导游”解释为婉容家人所捐赠,整个看下来不超过5分钟“参观”完后,“导游”拒绝向参观者提供门票在北青报的再三索要下,一名中年女子才从第二格抽屉中拿出一沓红色、约有一元钱大小的门票,门票正面印有一栋四合院的俯视图,但并非婉容故居,背面是对北京四合院的简介,整张票的设计完全与婉容故居无关,也没盖有任何单位的公章在门票的左下角写有二十元的字样,“以前是20块,现在搞活动,半价”中年女子这样解释

在狭长“房间”的尽头,“导游”神秘地对北青报说:“门票里还包含大师题字的服务,不想看看”不等答话,“导游”忙不迭地推开前面一扇小门,但见一位秃顶、戴眼镜、留小胡的“大师”端坐在一个逼仄、阴暗的小空间里,大师面前的桌子上散落着各种毛笔、圆珠笔,“这就是王天林书画大师,现在王大师的字都已经卖到上千万了,今天特惠,你们交100元就可以给你们做一张藏头诗”“导游”介绍说

除了这个“婉容博物馆”,“导游”告诉北青报,“其实这个婉容故居也没啥可参观的了,因为四进院落里几乎都是租户”

出了这个“博物馆”,北青报看到迎面的二进院垂花门红漆斑驳脱落,被租户大门紧锁北青报从二进院西侧的一人多宽的夹道穿过,踩着坑洼不平的青砖小路进入三进院,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用木板和铁丝搭建的鸽子笼,东西两侧房间门窗破旧,房外堆满杂物,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从房间中拉出的电线和晾衣绳

穿过被铁栅栏围起来的两个小花坛,就进入了四进院落,当年婉容本人就住在此院内瓦落砖残、杂草丛生,一片破败之景北青报推开其中一租户正房的房门,但见房顶上凤型描花彰显当年主人的尊贵身份,刚想抬眼细看,一蓬土灰哗哗地落下,用小木棍轻轻一抠,原本的青砖地面粉尘四起,木质门框也已明显出现腐朽

调查一

故居身为文保单位为何“撂荒”

作为1984年就被北京市文物局立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这一名人故居,为何出现如此情况北青报了解发现,因管理单位与产权单位分离而出现了修缮费用缺口大、难以明确责权等一系列问题,已直接威胁到这座古宅的“生命”和文物价值

据婉容故居现在的管理单位北京首华建设经营有限公司的一名管理员介绍,这个老宅的产权属于商务部,委托该公司进行(物业)管理在多年的管理协议中,该公司始终用“以租养房”的模式进行管理,也就是使用租户们上缴的租金对房屋破损进行修缮据介绍,帽儿胡同37号院四进院落目前居住着十四五户居民,按照各自的面积不同,每年全院的租金为1万元左右,只能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小修小补”,完全无法负担彻底整修的费用

“只能排险,保证大的问题不会有”该管理员表示然而根据曾经居住在此的杨先生向北青报出具的2013年市文物局对该房进行的安全检查记录,该院落存在着无消防水源、古建筑局部损坏的问题

对此,该管理员坦言,近年来对该院动辄几万元钱的维修费用,往往还需要腾挪其公司其他资金,而如果按照文保部门对于文保单位的修缮要求,得需要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的资金,是这一“物业公司”目前远远担负不起的

既然出现费用困难,为何不向产权单位申请资金对此,该管理员委婉地表示,公司只具有对这一房屋进行简单维修的义务,尽管也曾经进行汇报,但“没有得到什么答复”

多年租住在婉容故居的租户杨先生向北青报表示,按照规定,文物管理部门通常会要求房屋的产权单位对房屋的破损情况进行安全鉴定,并根据鉴定结果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为此他曾多次希望能够对房屋进行安全鉴定但产权单位的漠然使鉴定一直没有顺利进行

市文物局称,对于文物的保护,文物部门只能函告提醒产权单位,如产权单位不执行也无强制办法而近两年,北京市文物局并没有接到婉容故居相关单位的修缮申报

作为这一院落的产权单位,国家商务部是否对房屋破损情况知情又是否进行过安全鉴定能否按照相关法律提供相应的修缮费用带着这一疑问,北青报拨打了商务部房产档案部的,工作人员表示,婉容故居的产权确实属于商务部,但有关修缮问题,需“请示领导”昨日下午,北青报虽反复拨打商务部房产档案部,但均无人接听

调查二

故居内藏身的“婉容博物馆”是否合法

除了维修文保不明确之外,那个收费的婉容博物馆又权属于谁北青报昨天从北京市文物局获悉,所谓的“婉容博物馆”并没有向北京市文物局报批

据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文物保护法》,文保单位主要用于“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但开办博物馆时,其注册登记必须经过文物部门审批就婉容故居的所谓“婉容博物馆”的开办问题,目前文物执法部门已经介入相关调查

刘洋 董鑫 赵婷婷

摄影/ 袁艺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如何
儿童咳嗽专用药哪个好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