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德信息网 > 游戏

玄门诡医 第四三二章 七星离恨阵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4:20

玄门诡医 第四三二章 七星离恨阵

就在他们对峙的时候,猛然听到“砰”的一声响,围绕在唐玦身周的金菩提佛珠顿时断了开来,不仅如此,每一颗佛珠都碎成了粉末,夹杂在风雪里,纷纷扬扬地往地上落去。

紫寒真人露出r痛之极的神情,挥了挥手手中的流光鉴,恨声道:“咱们走!哼!两位道友!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等等!”唐玦叫道,“把南宫熠留下!”她面覆冰霜,加上功力增长的缘故,只有一种气势,叫人不敢小觑。

“哼,当我们稀罕这个窝囊废!”紫寒夫人随手一抛,将南宫熠向他们砸来。

唐玦心念一动,绿芽便飞上前去,形成了一个气泡将南宫熠包裹在里面。但是因为绿芽刚才护主心切,没有继续保护南宫熠,南宫熠在被紫寒夫人抓去的这段时间不知道是被他们抽走了神魂,还是因为他的灵气再也不足以维持元神了,此刻他的r|身再也没有一丝生机。

唐玦只觉得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底心。

雪花还在铺天盖地地落着,这一场大战导致了整个仙缘宗主峰全部毁于一旦

玄门诡医  第四三二章 七星离恨阵

,唐玦和雨泽真人带着南宫熠的身体回到了凌霄峰,凌霄峰虽然没有被波及,但是峰上生长的奇花异草仿佛都失去了光泽。

在唐玦的眼里,这些四季如春的美景顿时消退了颜色。

雨泽真人见唐玦回来之后就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生机一样,整天看着远处发呆,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昔日的神采,空d得没有任何东西,到了要吃饭的时候她也不觉得饿了,以前就算她已经有了金丹期的修为,还是每天都要吃饭,不吃饭就会觉得像是少了什么一样,但是现在,连续好几天她都一直苦坐着。不吃饭、不喝水、不哭、也不笑……

青书来看过她几次,以前雨泽真人总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而现在,他居然什么也没有说就让青书进来了。但是青书每次看到唐玦,唐玦总还是坐在那里发呆,青书说半天话,她还是维持那副样子。有一次青书忍不住了,终于说:“你既然这么想熠师兄。何不去找他?”连他都看出来了。

唐玦脸上这才有了点动容:“天地这么大,去哪儿找?”

青书道:“这世间法宝那么多,总有能够找到人元神的东西,天地虽大,可若是不找,便永远就失去了……”

他是孩子脾气,想到什么就说出来,但是一说,又怕唐玦真的去找南宫熠了,他就再也看不到她了。于是又说:“你放心,我找我爹打听打听,要是有消息,立刻通知你!”说着自己倒是脸红了起来,做贼心虚般地跑走了。

不过很遗憾,唐玦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现在发呆的时候就是在反复思量着怎么去破那个阵,她不知道南宫熠的神魂到底去了哪里,如果是死了,会不会已经出了这个梦境?而自己是不是也要死了才能出这个梦境?

雨泽真人看见她脸上总算有了一点表情。不再像刚回来的时候那样一丝表情也没有了,便说道:“我煮了鱼汤,你要不要喝点?”

“好!”唐玦点点头,她还是要尽快找到破解阵法的方法。所以必须打迭起精神来。

雨泽真人煮的鱼汤并不好吃,但是她现在已经麻木了,根本尝不出什么味道来。而后还剩大半锅,雨泽真人自己也盛了一碗,刚喝了一口,忍不住全都吐了出来。唐玦好奇地看着他:“怎么了?”

“怎么了?这么苦你是怎么喝下去的?”若不是被面具遮着。雨泽真人此时的脸色一定是非常难看。

唐玦再次尝了一口,果然是苦的,不禁失笑。

看见她终于笑了,雨泽真人叹了口气,摇头道:“痴儿啊痴儿……你是怎么来的,你还记得吗?”.

她是怎么来的?她一刻都没有忘记过,可是这些日子,她脑子里排演的阵法似乎都完全不对,再加上她担心南宫熠在这里世界里死了,会不会在外面也死了,所以下意识地不敢出去,这才消沉了这么多天。但是听雨泽真人的意思,他好像有办法。

“你有办法让我出去?”唐玦突然就问了出来。

雨泽真人叹了口气:“其实我们都是被困在这里的人,千百年来一直如此。困住你的那个阵叫七星离恨阵,是那个孽障摆下来的。”唐玦知道他说的呃孽障就是曾经是他徒弟的紫衣青年。

雨泽真人娓娓道来:“那孽障偷了门派里的混天伞,将我困在里面,日夜消耗我的精力,趁我力竭之时,将我的脸皮剥去,扮作我的模样,到处行凶作恶,诱拐漂亮女修……”他说到此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半晌,才继续道:“之后又布下了这个七星离恨阵,将真个仙缘宗都困在了里面,这样他就可以在外面打着我的名号为所欲为了!”

唐玦看到他额头的青筋都凸了起来,急忙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那个孽障已经被我们诛杀了!”她不知道那个紫衣青年的名字,便跟着雨泽真人一起称呼他孽障。

雨泽真人似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舒了一口气,方幽幽地道:“是啊,他已经被我们杀死了,神魂俱灭了……这世上再也没有那个孽障了……”他语气哀婉,又似在叹息一般。

唐玦猜测,雨泽真人大概只有紫衣青年这一个徒弟,曾经对他寄予了厚望,但是这紫衣青年不知道着了什么魔道,欺师灭祖,做出了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来,竟然生生地将雨泽真人的脸皮剥了,唐玦想到那种痛楚冷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抬手摸上了雨泽真人的脸颊,虽然隔着冰凉的金属面具,雨泽真人还是缩了一下:“不,不要……”一个强大如雨泽真人这样的人,竟然留下了这样的心理y影。

唐玦不禁叹息,那真是个畜生,要怎样才能对自己的师父下得去这样的狠手啊!

她轻轻摸了一下他的面具,柔声道:“我就看看,或许……或许我能将你治好……我是一个医生……”她体内的灵力虽然能够生死人而r白骨,但是这个仙侠世界里处处充满灵气,奇珍异宝不计其数,然而雨泽真人却要天天戴着面具,可见当时的情况肯定不是单单揭了脸上的皮肤这么简单。未完待续。

ps:宝宝们,今天有加更哦!么么哒o∩_∩o~

菏泽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菏泽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菏泽治疗阴道炎方法
菏泽治疗阴道炎费用
菏泽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