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德信息网 > 游戏

狂锋噬龙 第一卷 北冥有鱼 第八章 为赌本

发布时间:2019-10-17 09:49:30

狂锋噬龙 第一卷 北冥有鱼 第八章 为赌本

看着叶秋身后的小鱼,章程眉头先是一皱,随即冷笑道:“早听说你放弃灵力修炼元气,我还以为这元气能让你觉醒什么厉害的灵兽,没想到觉醒了这么一个东西。”

叶秋没有说话,手中已经凝聚了一杆寒冰长枪。

寒冰长枪凝聚之后,他身体直接越过柜台,一枪刺向章程的眉心。

他从来就不喜欢废话。

如果可以一招击杀对方,他也绝不会再用第二招。

章程没想到叶秋说打就打,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但他反应也不慢,右手快速举起,一面金色的盾牌竟是凭空出现。

刚好在叶秋的长枪抵到他眉心时,挡住了这致命的一枪。

寒冰长枪与金色盾牌撞在一起,竟是发出精铁撞击的声音。

盾牌突然承受如此重大的力道,直接向后撞在章程的面门上,撞得他整个身体向后退去。

而盾牌的上部分也开始偏移,寒冰长枪搓着牌面滑出,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火星四溅。

挡下叶秋这一枪,章程右脚猛地一踩地面,坚硬的石板竟是被他直接踩碎,整个脚掌都完全没入其中。

而他的左手,一拳直接砸向叶秋的小腹。

叶秋身体前冲,此刻已无法收回,而双手握着长枪已经翻过了章程的头顶,要想挡下这一拳已经不可能。

他的速度加上章程的拳力,两种力量叠加,如果这一拳打中,那叶秋就算不死也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秋右边的身体继续前冲,左边的身体尽量减速,身体快速一侧,章程的拳头便搓着他的小腹擦过。

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小腹传来,使得叶秋几乎要忍不住流出眼泪。

躲开这一拳之后,他右手直接松开寒冰长枪,手臂弯曲,手肘由上而下,直接砸向章程的头顶。

“砰!”

一声巨响,叶秋的手肘直接砸在金色盾牌之上,一股无形的气浪向着四面散开,整个盾牌竟是直接崩碎。

强大的力道直接把章程整个砸得跪倒在地,而叶秋的手肘处,鲜血淋漓。

乘着疼痛还未蔓延到大脑的短暂时刻,叶秋右手握拳,悍然砸向章程左脸。

而章程则借着叶秋这一击的力道,整个身体向着地面倒去,同时右手成爪,直接抓向叶秋的拳头。

抓住叶秋的拳头之后,章程手上猛然发力一拧。

叶秋被这一拧,加上先前的疼痛,疼得他几乎昏死过去。

强忍着手臂上的钻心疼痛,他右脚直接踢向章程胸膛。

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瞬息之间。

章程的左手举起,又凝聚了一面盾牌,挡下了叶秋这一脚。

强大的力道直接将两人拉开,而章程的右手依然紧紧的抓着叶秋的手臂,将叶秋整个拉得扑倒在地。

他的右手臂上,直接出现了五道深深的爪痕,但他却完全感受不到疼痛。

他的右手,此刻已经完全麻木,一点知觉也没有。

章程向后翻滚了两圈,身体却是一下跃起,如饿虎扑食,直接扑向地上的叶秋。

章程的速度极快,以叶秋现在的实力和状态,根本无法躲开这样的攻击。

他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右手已经不能再动,就只能靠左手。

此刻的他,已经无路可退,更无法防守,只能攻击。

他深深的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刻。

章程双手成爪,右手攻击叶秋的面门,左手攻击叶秋的胸膛。

而蹲着的叶秋竟是突然起身,同时左手中光芒闪现,一把深蓝色的小刀快速浮现,带起一道紫金色的流光,射向章程颈部。

账房里,先是发出布片被撕碎的声音,然后鲜血飞洒而出。

叶秋左边的小腹和右边的大腿上,各自出现了五道深深的爪痕,血肉翻开,触目惊心,让人脑仁发麻。

从这伤痕的程度来开,如果伤在脸上或者胸膛,必定致命。

叶秋的身体开始颤抖,几乎站不住。

反观章程,他的身体突然一顿,竟是一动不动。

他的右手捂着自己喉结,满是鲜血,有叶秋的,也有他自己的。

她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死死的盯着叶秋。

疑惑,惊恐,难以置信……然后瞳孔慢慢放大,渐渐失去神采。

他的身体向后倒去,双手没了力道支撑,自然下垂。

在他的喉结处,一柄深蓝色的小刀钉入其中,在刀身上,氲绕着一团团紫色雾气,如同火焰。

一旁的女人已经完全惊呆,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手捂着嘴,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一般。

叶秋看着已经死去的章程,一个放松,疼痛瞬间蔓延全身。

他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

而他的小腹,手肘,大腿,还在泊泊的留着鲜血。

而那把深蓝色的小刀带起一道流光,飞回叶秋的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赌坊中的其他人,就连熊大熊二都涌入赌坊。

马风铃父女并没有离开,满是疑惑的盯着赌坊大门。

很快,熊大熊二抬着叶秋当先走出来。

此刻的叶秋已经昏迷,全身染血,脸色更是苍白如纸,气若游丝。

随即,又有人抬着已经死透的章程出来。

赌坊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眉头深锁。

这时候,一个老人走出赌坊,双眉微微皱起,随即挥了挥手,冷声道:“散了散了。”

众人很快散去。

对他们来说,死人算不得什么大事。

这雪月城又有哪天不在死人?

八大世家虽然没有真正的撕破脸皮,但私底下的摩擦从来不少,特别是赌坊这种混乱的地方,几乎每天都会莫名其妙的多出那么几具冷冰冰的尸体。

唯一能让人们惊奇的是,这一次死掉的是赌坊的帐房管事,而杀他的是叶家的三少爷叶秋。

章程是灵士三重,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叶秋不过才觉醒本命灵兽不到两天。

那么,叶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众人散去,一个魁梧的汉子走到老人身旁,小声道:“古老,这……”

老人沉声道:“给章程家里送一些安家费,记住,这是叶家的规矩,也是赌坊的规矩。”

魁梧汉子皱起眉头。

这个规矩,其实是叶秋定下的。

他有些犹豫,继续道:“那大长老那边……”

老人突然盯着他,冷声道:“你想做下一个章程?”

魁梧汉子脸色苍白,不敢说话。

老人叹息一声,幽幽道:“很棘手啊,若是家主把赌坊交给他也就罢了,可偏偏任何产业也没给,这才真正让人头疼。”

他看着魁梧汉子,语重心长的道:“陈江云,你是不是也认为家主放弃了叶秋?”

陈江云一愣,皱眉思索。

老人仰头看着天际,大雪纷纷而下,似乎要将整个世间掩盖,“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错了。”

陈江云一惊,只觉得冷汗直冒,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

他压住心里的惊涛骇浪,问道:“那家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人苦笑道:“我要是能猜到,就不会头疼了。先把章程的事情处理,至于接下来……”

他想了想,继续道:“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怎么做,先看看三少爷有什么后招。对了,你亲自去给三少爷送一些药,顺便探探三少爷的态度。要怎么做,想来不用我教你了吧?”

陈江云点头道:“我这就去。”

老人转身走入赌坊,喃喃自语:“赌了一辈子,没想到临了临了,还得赌一把大的。赌大小,输赢一半,赌生死

,胜负难明。”

陈江云站在原地,看着老人的背影。

他知道,不论生死胜负,他都必须跟着这老人下注。

他看着满天大雪,突然觉得有些冷,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将搂在空气中的手臂环抱在胸前。

……

马风铃搀着马明亮,父女俩走在大雪中。

马明亮一直皱着眉头,他总觉得今天的事情跟他有关,如果不是叶秋帮他借钱,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

他所担心的,是叶秋事后会不会找他算账?

章程一家会不会找他算账?

马风铃也是一言不发。

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明亮看着马风铃,问道:“风铃啊,你觉得这叶秋怎么样?”

马风铃不解道:“什么怎么样?”

马明亮拍掉她头上的积雪,柔声道:“你也不小了,早晚总得嫁人吧。”

马风铃黛眉微皱,有些娇羞道:“爹……”

马明亮突然一脸正经,“我马明亮虽然好好酒贪杯,嗜赌成性,但我的女儿怎么也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配他叶秋,那也是搓搓有余,只要你点头,这事包在爹身上。”

马风铃脸色羞红,不说话。

马明亮皱眉道:“你该不会真看上那小子了吧?”

马风铃急忙摇头道:“才没有。”

但她的脸色更加羞红,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

马明亮唉声叹气的道:“女大不中留啊,要知道今天会遇上叶秋,我打死也不会在赌坊赌那么久,你也就不会找到这里来,他叶秋也就不会看到你……”

他继续道:“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比嫁给别人强,叶秋这小子,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肯定不会欺负你,这一点,爹可以保证,最主要的是你真要嫁给了他,以后我这赌本,就不愁了……”

马风铃皱起瑶鼻,冷哼一声,甩掉马明亮的手臂,大步向着前方走去。

济源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铜川癫痫病医院

本溪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济源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铜川癫痫病医院费用

治疗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病的方法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表现

主动脉粥样硬化能治吗

冠状粥样硬化

生物谷药业灯盏花制剂有哪些

生物谷药业灯盏生脉胶囊怎么样

生物谷药业灯盏细辛胶囊治什么病

生物谷药业都有什么药

吃什么稳定颈动脉斑块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怎样预防颈动脉斑块增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